<var id="yqczb"></var>
<pre id="yqczb"><label id="yqczb"><xmp id="yqczb"></xmp></label></pre>
<p id="yqczb"><strong id="yqczb"><xmp id="yqczb"></xmp></strong></p>
<table id="yqczb"><option id="yqczb"></option></table>
    1. <pre id="yqczb"></pre>
    2. <table id="yqczb"></table>
      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      登錄|注冊
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>

      開發臺灣的河東人仝卜年

      來源:運城日報發布者:時間:2021-12-09

      ■武安亭

      仝卜年(1781—1848),山西平陸人。清道光十一年(1831)移任臺灣,曾任福建省臺灣府撫民理番海防糧補通判、臺灣海防同治、臺灣知府等職。1848年秋,仝卜年“勞瘁”于即將竣工的水利工地。他在臺任官17年,興教育,辦學堂;建磚窯,滅火患;抵外侵,保疆土;殺奸佞,強國本,建設、開發、保衛臺灣功勛卓著,深受民眾愛戴,得到道光帝的朱筆褒獎。他歷有“生佛”之謂,臺灣多處塑像建廟,譽曰“仝爺廟”。

      故居來歷

      《山西通志》卷21載有“仝卜年,平陸縣人。嘉慶十五年庚午辛未進士,福建臺灣備道”。

      據仝氏家譜記載,仝氏祖籍在今黑龍江省隆州納魯悔河一帶,系女真族,元末明初改復姓夾谷為仝姓。其先祖仝成慶,原籍大同市。元朝至正年間,任安邑縣令,卸任后住今安邑城東三家莊村。仝成慶生有一子名德剛,有三個孫,長孫仝敬,為大門始祖;次孫仝謙,為二門始祖;季孫仝禮,為三門始祖。此村當時只有仝氏三家居住,故名“三家莊”。

      長孫仝敬留住三家莊,從事農耕;次孫仝謙率其家族移居河南創業;季孫仝禮率其家族移居今平陸縣西張村塬北邊,以其姓命村名“仝家場”。隨著社會發展,張村塬本是國家官道,是安邑池鹽的主要運銷通道,為鹽池運商提供食宿方便。仝氏家族后又南移,筑墻建屋,以農耕為主,兼營商業,辦起客棧,滿足商旅及當地群眾消費需求。辛辛苦苦辦起的店鋪,生意興隆,顧客盈門,故店鋪字號取為“辛店”,由此,辛店商鋪字號便演變為村名。

      樹上求學

      仝卜年幼年喪父,家境貧寒,母親無力供他讀書,他只得放牛補貼家用。牧牛路過學堂時,他被學堂里傳出的朗朗書聲吸引。他靈機一動,爬到學堂旁的樹上聽講。他天姿聰慧,記憶力超常,把先生講的能一字不落地背下來。樹上聽講、酷愛學習的舉動感動了先生,先生破例免費收他入學。入學后,他的學業與見識大有長進,特別是范仲淹的《岳陽樓記》對他影響頗深,如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,又如為官者應把國家、民族的利益擺在首位,為祖國的命運分憂,為天下人民幸福出力,對他后來開發臺灣表現出的政治抱負和胸襟膽魄起了很大作用。

      仝卜年博聞強記,性格機敏,學科成績出類拔萃。解州州府聞訊委派督學前來考查。一日,督學來到學堂,為仝卜年出一題“牛皮合鞭鞭打?!?,仝卜年隨聲答“雕毛做箭箭射雕”。督學大驚,遂搬一椅到門口,擋住出路出上聯:“白虎當道臥”,仝卜年從其旁跳躍而過對:“青龍滿天飛”。督學見仝卜年出口成章、對答如流、詞意對仗、平仄合律,甚是欽佩,認為他以后必成大事。少年時代所受教育也為仝卜年任臺灣官吏后興義學、擴書院、課農桑、斷訟獄積累了深厚的文化學養。

      功績卓著

      一舉成名天下知。1810年,仝卜年靠自己的辛勤苦學,先中舉人。1811年,由師友資助,進京趕考,名登進士。從此以后,仝卜年赴廣東肇慶、山東魯中、福建惠安任知縣,每到一處任職,當地皆流傳著他為民造福的佳話。比如,1811年,仝卜年在廣東肇慶任知縣時,針對當地百姓行路難的問題,親率民眾修筑了異常險峻的三貂嶺山路,使瓜果蔬菜得以運出,日用品能夠運入,開創了“要想富先修路”的先河。又如,1827年,46歲的仝卜年赴福建恵安任知縣時,鋤奸剔弊,廉潔奉公,大得民心?!稅{安縣續志》載:知縣仝卜年,大膽向海外僑胞引資內地,一時轟動“以聞于朝”,受到道光帝嘉獎。

      仝卜年不惑之年,功績卓著,有口皆碑。時任軍機大臣的旗人穆彰阿,慧眼識珠,舉薦仝卜年,屏保東南海疆,守衛、開發臺灣。

      開發臺灣

      仝卜年到臺灣任職后,察民情,體民意,解民憂,辦民事,經常微服私訪。1831年,仝卜年調任臺灣東北部噶瑪蘭廳通判府時,知府李懷玉派縣丞李伏、通事王京等眾多官員在縣衙外恭迎仝卜年??吹睫I子后,縣丞等一齊涌上前,孰料從轎子中走下來的卻是一位瘦弱老奶奶。原來,半路上仝卜年在轎中看見老奶奶由于病重行走艱難,便讓轎給老人坐,自己下轎打聽當地的民俗風情、地形地物、土語方言、生活概況。他了解到,此處田地荒廢,缺通外道,大多村民沒有文化,偌大個宜蘭縣,僅一人在基隆上學。因封閉落后,村村之間無端械斗,殺戮之事時有發生,百姓苦不堪言。

      仝卜年私訪還發現,臺灣樟腦產量占到全世界70%—80%。但英國、日本、荷蘭等國的外商,以極低價格套購、偷購,坑害樟農。仝卜年馬上發出惠及樟農的告示官買官賣,以保護樟農的利益。

      宜蘭縣三面環山,一面靠海,居民多靠捕魚為生,住房多為樹木柴草搭的茅舍,經常一不小心,就釀成火災。一家著火,百家遭殃。茅草房沒有抵御火災的能力。仝卜年便從家鄉平陸招募了一批工匠,前往宜蘭縣筑窯燒磚,傳授技術。百姓蓋起了磚房,結束了茅草屋的歷史,火患逐漸平息。據《臺灣噶瑪蘭廳志》載:蘭城多茅舍,比年不戒于火。仝卜年募工窯平直,使民易瓦屋,火患漸息。

      磚窯筑的房屋像鳥巢,當地居民稱為“磚仔巢”。在宜蘭縣境內,現在還保留著當年筑窯燒磚的遺址。2002年,“宜蘭磚窯”被列為臺灣宜蘭市文物古跡,觀者稱奇,這也是仝卜年建設、開發臺灣的最好見證。

      宜蘭縣,地處沖積平原,土地肥沃,居民以打魚為生。仝卜年在當地教居民犁耕耙磨,春種秋收。在金秋季節,噶寨頭人、村民與仝卜年共享豐收的喜悅。宜蘭的小伙壯如牛,宜蘭的姑娘美如花。背著背簍的姑娘們笑著說:“背簍中的百合、花生、紅薯、小米全是仝大人家鄉中條山種子結的果?!比缃癞數剡€保留著平陸紅薯熬小米粥的飲食習慣。

      仝卜年的賢內助也將其織布的好手藝,傳授給宜蘭人,還教當地婦女縫制衣服。

      仝卜年注重道德風尚教育,在當地傳授儒學,有時還親自授課;改革當地陳規陋習,禁絕原始群婚因襲的落后婚姻制度,杜絕以活人祭祀的舊禮儀,使當地居民樂享儒家文明禮教。仝卜年還注意發揮當地優勢,把當地群眾創造的醫藥衛生知識帶回大陸,取長補短,相互交流,密切了臺灣與大陸之間的關系。

      1840年,鴉片戰爭爆發。此后不久,仝卜年升任臺灣知府。此時,英帝國軍艦在侵犯閩浙沿海同時,多次竄犯基隆港口,妄圖把臺灣吞入它們的版圖。

      1842年,英軍進犯淡水、彰化間的大安港,擾亂百姓捕魚。仝卜年同臺灣道姚瑩、鎮總兵達洪阿,在臺灣島內軍民緊密配合下,巧設埋伏,誘敵深入。英艦闖入港口,觸及暗礁。此役共擒獲英軍189人,繳獲大炮20門,收繳軍械無數。道光帝聞訊大喜,親筆朱諭:賞達洪阿太子少保銜,加姚瑩二品頂戴,賞仝卜年戴花翎。

      廉吏楷模

      《山西通志》載,仝卜年和于成龍并列為“山西歷代兩廉吏”。

      仝卜年從1811年步入仕途,到1848年勞瘁于民生工程的水利工地上,到任之處為民鞠躬盡瘁,為官兩袖清風。他不為錢惑,不為色動,不懼暗殺,匡扶正義,堪稱廉吏楷模。

      升任臺灣知府的仝卜年,為國為民的忠心不變。他赴任后,地方官員以接風為由,表演《天女散花》,知縣狂言:“我要以這天女把他仝大人的魂勾走……”仝卜年不為所動,看完戲就和隨員考察民風民情去了。

      被英國人買通的縣丞,見美人計沒成,又要搞暗殺。一天,仝卜年在民間私訪,發現椰子樹下綁著一位老夫,衙役邊打邊道:“縣太爺大壽,你剛賣了閨女,為啥舍不得出銀子?”仝卜年見衙役舉起鞭子即將抽打,便厲聲道:“他的銀子我出!”短墻后兩個欲暗殺仝卜年的殺手李伏問小乙:“剛才機會那么好,為何不動手?”小乙:“那你為何也不動手?”李伏:“說實話,我不忍心?!毙∫艺f:“我也一樣?!比诵膿Q人心,體恤民情的仝卜年,用真情感動了殺手。

      仝卜年在臺為官十多年,并沒有賺得盆滿缽滿。仝卜年的兒子仝強,回山西老家探親。車子走后,裝車的衙役飛跑至一胡同內,把這一消息報告給盜匪。漆黑夜,匪徒攔住車子,大叫放下金銀珠寶。豈料,箱子打開,全是臺島特產水果及一些穿剩的舊衣服。所幸臺島海防巡邏及時趕到,擒了盜匪。閩浙巡撫張懷玉親查此案,洗清了仝卜年的不白之冤。

      臺島有如此的清官,何愁華夏不富強。閩浙巡撫、總督聯名為仝卜年請功,道光帝在太和殿接見,盡列其功,給以嘉獎加官晉爵?!昂2粨P波,萬國梯航歸帝版;民皆安堵,一方樂利仰神功?!边@是仝卜年在臺灣宜蘭市昭應宮三川殿所題寫的楹聯,詮釋了仝卜年愛護臺島、開發臺島、保衛臺島的愛國情懷,贊頌了富饒的臺灣,百姓安居樂業,一派太平盛世。

      明清時期,臺灣是福建省管轄的一個府衙。1885年,臺灣從福建省析出,升格為臺灣省。臺灣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,統一祖國,是時代賦予的使命。百余年來,海峽兩岸人民無不銘記和懷念仝卜年。


      網站聲明

      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      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